返回第一章 洪兴风云  娇艳异想首页

分类 排行 全本 阅读记录 书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娇艳异想 第一章 洪兴风云>

    前情提要:正哥背叛后,辉少和友三回到洪兴社,老爷子理解辉少的行为并大加赞叹,收为义子,此时辉少因为转身投入香港的房地产界,需要动用到洪兴社的势力,因此深入社内,取得实权,麻烦也接踵而至。 

    辉少就这么半推半就的留了下来,说实在的其实他挺愿意的,这段日子因为雅儿也整天往这边跑,找自己闲谈,自己沉醉温柔乡里,倒感觉自己有点冷落一起到香港来的几个老婆了。话说弱水三千,要雨露同沾,公平对待所有自己的女人,所以今天特地跑去雷迪森酒店看望美子和雁奴她们。 

    洪文龙找辉少和石友三调查派出分部去维持秩序分部人员却被轻易消灭的事情,一定是洪兴社有内鬼。辉少最近常常忙着调查,本来吧,自己不想牵涉进洪兴社那些黑社会的事情,但是洪老爷子的性格和自己投缘,男人义气蹦了出来,再来也有点小目的,在雅儿面前又想表现一下。 

    想到在洪家府邸住了有几天了,几个老婆好久没去看看抱抱了,心里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匆匆赶到酒店高级套房的时候,老婆们还在睡觉,宽敞的套房,所有需求都已经准备的妥妥当当。落地玻璃装饰的一体化浴室,从外面就可以把里面佳人洗澡的姿态一览无余,充满诱惑;雁奴美子和小研她们还没起床,柔软舒适的床垫,小美人们睡得正酣甜,香肩酥乳都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分外诱人犯罪。这个房间相当豪华和大气,和个总统套房似的,床大的足足横七竖八地躺倒了白花花一片佳人,景况甚为壮观。辉少兴起了捉弄的念头来,把套房内部的灯光全部给关了。不愧是总统套房,遮阳系统完美的没话说,虽然是早晨太阳高照,但里面被遮的伸手不见五指,这让辉少脑海中浮现的只有一个比较yin荡猥琐的词语:黑不溜秋好作恶! 

    辉少说罢便粟溜得一下儿钻到床上。黑灯抹火地对昨晚可能自己在闹腾的几个衣不附体的姐妹们上下其手起来。纯熟的抚摸技巧让在他手下被“魔爪”肆虐的如骚儿的心痒痒了起来,不经意间呻吟出声来,睁开朦胧的睡眼,感觉到了身上有双不规矩的手,应为看不到,她本能地反映可能是昨天晚上她们在教小研辉少和老婆们相处的一些方法,今天小研早上起来就勤奋地开始“练习”起来,结果那双“练习”的手越摸越过分,越摸越离谱,简直知道自己的软肋一样,再加上那种娴熟的挑逗功夫应该也不会是小研那种对男女之事“菜鸟”级别的人可以学得来的。吓得大叫了起来:“谁!你是是谁!啊——” 

    女人的挣扎不外乎喊打抓踢背,开始了她的反抗。不安分的美腿本能性地朝着辉少的小少踢去,还好辉少身子灵巧,躲避及时,制住了她的进攻。这时候竟有些儿生气了,才十天半月没见的竟然连他的亲夫都给认不出来了!腾地一只手就把如骚儿翻了个身,动作迅速地立刻将这小骚货的身子伏在大床上,用力地将她的小内裤褪至膝盖处。露出了雪白柔润而肉感浑圆的臀部,翘的老高老高,微微在颤抖着。 

    辉少伸出一只手轻轻抚着如骚儿的俏臀,在黑暗里目视着她那雪白俊俏又颤抖不已的臀部。“小骚儿,你皮痒了是不是?连我你都认不出来了?还敢‘谋杀亲夫’!看我不好好罚罚你!” 

    如骚儿立即就心里“咯噔”一下。比刚刚更加害怕了。原来是她的亲亲主人,她的爷,她的神辉少啊!这罪过可大了,自己怎么就害怕起来乱了方寸没给认出来呢?!这下难怪爷要生气了!我的神啊,千万别气坏身体了,奴我甘愿受罚! 

    “奴知道错了爷您别生气就罚我吧” 

    辉少冷冷一笑,挥起手掌用力地拍在如骚儿的翘臀上,“啪”的一个手掌的击臀声和如骚儿“啊”的叫声同时响起。这种响声阵阵,闹腾声和如骚儿的喊叫声自然把睡梦中的所有老婆惊醒了,小研反应灵敏地打开身边的壁灯看个究竟。 

    一看才吓了一跳,这心如姐被一只大手横摆在床上,背面朝上,露出了白花花的翘臀,双腿在颤抖着不敢出大气,再看那制着如骚儿的大人物,不是她们的亲亲老公是谁! 

    “这是”小研没看过辉少的这一面,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看到这种床上衣不附体的佳人熟男场面不免脸红心跳起来。然后还好奇地看着辉少和其它几位姐姐。 

    美子和智子是见过这种场面的,辉少的家法她所有女人中除了小研是刚刚收到房里的其他都大大小小见过。小研这才明白辉少要干嘛,原来他在“体罚”心如姐。 

    只听如骚儿叫道:“痛…爷…奴再也不敢了…以后一定记着…”辉少也意思意思的拍了她几下就收了手,力道很小,但如骚儿娇嫩的肌肤上还是红了一片。其实辉少只是稍微轻惩一下,自己也并不是很生气,毕竟是自己先吓着小佳人的,如骚儿又是自己的得力助理加生意场上的合作好伙伴,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自己也是舍不得打的,怎么会忍心怪责呢?手一触上那弹性有致的性感臀部气就早消到九霄云外去了。但他还是口气强硬地说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有谁在任何情况下认不出你们的老公来,知道了不?” 

    美子立刻过来搂着辉少说道:“老公,消消火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要这样生气啊?”她接着说道:“如姐姐也是吓到了嘛!如果你真要这么吓我们,美子也会吓得认不出来的!”转身问智子道:“智子,你说是不是?” 

    辉少还是比较听的进美子的话的,他和智子这对姐妹花继承了日本女人最优良的母性传统,非常柔柔弱弱,以男人为至尊,还懂得男女间床上的相当多技巧和情调,口才来得好,嘴巴来得甜,时常哄得他开心不已,相当能让辉少感觉到沉溺在温柔乡里的感觉。所以还是很宠爱她们的,一般美子和智子也不会跟辉少提什么要求,一旦有了,辉少会大男子主义地一口答应,已经成习惯了。 

    雁奴从后面抱住辉少,压低声音道:“爷,你还说我们,最近你是不是在洪兴社里又碰到哪个美人儿小小仙女把我们都给晾在这里?如实招来!”声音有点嗲又有点放纵,但看不出哪里有生气的意思,都是些小女人的埋怨语气。辉少听出重点不是找着哪个小魅狐狸,而是把她们冷落了。 

    辉少对着雁奴是从来没什么可说谎话的,因为她一贯来就比较放纵他,聪明的女人总是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而且雁奴还是那种能帮辉少心里的坏苗子浇水施肥的“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辉少说道:“北雁,我的亲爱的。说了你们也都别生气。”他边说边点点头。“那洪老头子世交的女儿,名叫雅儿,那叫一个字,美!北雁你蕙心兰质,相信聪明的你一定能明白我的,可我这不是来看你们了吗,以后多跑动跑动。我雷少辉那里是这种见异思迁,见新人忘旧颜的混小子!你就别生气了。” 

    雁奴微笑嗲嗔道:“我生气个屁,爷家里哪个老婆不是美貌如花的,尤其是依然姐姐那真叫仙女下凡,我们钥匙吃醋不早被淹死在醋缸子里了!青城哪个稍有点姿色的女人哪一个没有被你‘吃’过腥?北雁只是不希望爷被卷进洪兴社的风波里。那种不正经的黑帮社团,上次那个正哥动不动看着钱就跟你翻脸了,哪里顾得上什么生死同心的交情,毕竟那些人整天打打杀杀,没个正经事儿,爷你说那雅儿是甜妞儿,喜欢得紧,要把那雅儿搞到手所有姐妹都不会哼一声的,哪里会有意见,肯定把她当了自己亲妹妹一样对待,你看,小研还不是现在和我们关系好的紧?” 

    辉少只好抱着雁奴说道:“爷真是没有白疼你。句句中听。”说完在她脸上轻啄一口,窃玉偷香。 

    又指挥着小研爬到自己身边,辉少说道:“小研,你也亲我一个!”他想让这位动不动就红着脸蛋的天之骄女小公主尽早习惯一男多女的相处方式,以后能娴熟点,有那么多人在旁边看着,小研便红着脸蛋亲了辉少一下。 

    辉少也对溥研说道:“小研啊,以后你要是敢犯错误,你的这里,呵呵!”辉少边说边轻轻拍着溥研的肉感臀部。暗暗提示这位“新手”上路。 

    溥研立刻说道:“老公,我不会犯的。要是有一天小研犯了错误,我也会主动光着屁股趴着任凭老公处置的…”辉少哈哈大笑道:“小乖乖,小嘴也挺能说会道的,哄得辉少我很开心!” 

    辉少转身做出一副大灰狼的姿态,猛地扑倒在酒池肉林里,大叫到:“今天你们的亲亲老公我要和你们七个小妞乐上一乐!看招!” 

    “啊!救命不要!饶命啊,饶了我吧”声音在套房里此起彼伏地响彻起来,一男几女打得火热,不亦乐呼!妙哉!快哉! 

    雷少辉有自己的打算,他知道自己一下子对付七个女人肯定等下会有点吃不消。论自己再怎么样的神力也是务必要休息个好一阵子,但是,为了增进大伙彼此的感情,又要消除这些小女人的猜忌和吃醋精神,这是必要的。不然可真是冷落了佳人了。今天才一大清早就赶了过来,自己就算累死了,也得这样做。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他是累不死的!各位读者不知道还记得与否?他雷少辉还曾经在卡拉OK里头一晚上“单挑”过八个舞女和六个自己酒店的女公关,那次那些女人们可真是都被他给整惨了,不过他自己也的却是累得够呛了。 

    接下来的场景不用说,聪明的各位也能想到了,就是辉少和七个女人在国际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行欢作乐、尽情云雨,彻底地过了中西结合的总统瘾和皇帝瘾。雁奴,美子智子,如骚儿,罗氏姐妹,阿霞一共一男七女八个人光着身子在房间里闹得不亦乐乎!辉少让七个女人并跪在自己面前,他则高高大大地站在她们面前,一会儿让她们单独用唇舌取悦自己,又一会让七个人组合着取悦自己。最后七个女人并跪成一排,高翘着七个白花花的雪臀。辉少分别跪在七女身后开心而卖力地推着…七个女人都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都尽力地取悦着男人。一时间房间里yin声浪语不绝于耳,整个房间可以说是春意盎然,香艳无比!最终,八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地躺在了一块…尤其是辉少感觉自己的腰杆一时间都挺不直了,不过他心里非常的痛快:哈哈,香玉满怀,乐哉,乐哉!我好好休息一阵,晚上溜去洪兴社看看雅儿美人儿! 

    “干爹,屁颠屁颠地找我什么事?”自从和这个中年老头混熟以后,拍了掌拜了亲那洪老爷子收辉少做了义子之后,辉少彻底摸清楚了这老爷子的脾气,再没了第一次见面的生疏和礼遇,推开门便“打招呼”道。、 

    “你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没大没小!这是跟你义父说话该有的态度吗?”洪老头子觉得太惯他了,正在看书的头也不抬,面无表情地呵斥道。 

    “做作是相当耗费体能和精力的,那哪里还有精力去帮你调查分部的事情?”辉少觉得讨厌一本正经的谈话,常常会用调凯的语气化解一下压抑紧张的气氛。看来今天老爷子脾气有点大,不适宜开些有的没的玩笑。 

    “交给你的任务有结果了吗?” 

    “干爹估摸的没错,分部之中,果然有乾坤!”

     <娇艳异想 第一章 洪兴风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